同传风波”和解 科大讯飞什么时候能“好好赚钱”?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18-11-30  浏览 次  

  据悉,一名叫“Bell Wang”的同声传译员在网上爆料。在刚过去的,2018创新与新兴产业发展国际会议上,科大讯飞所使用的“智能翻译”系统存在造假行为,其显示的中文翻译,并不是根据其传感器采集的声音文件直接反应的,而是由后台两位同传译员临场实时翻译后,再由机器读出来把字幕传到屏幕。

  该言论一出,将科大讯飞的“AI同传翻译”推到风口浪尖,网友纷纷发出质疑。面对舆论和质疑,科大讯飞昨日发文作出回应:我们必须明确地告诉大家:科大讯飞没有造假。科大讯飞从未“隐瞒”转写同传声音;科大讯飞不存在侵犯同声传译知识产权的可能性;科大讯飞技术既能转写也能翻译;机器翻译明年将达英语专业八级水平,可以较好满足日常交流需要,但还无法代替同传;“人机耦合”不仅是技术发展的趋势,更是社会伦理发展的要求;我们将用法律武器维护公司声誉。

  而且,AI同传造假事件的王姓同传译员也在在知乎再度发声,表示与科大讯飞消费者事业群副总裁、听见科技总经理王玮电话沟通后,为自己此前的言辞激烈与不妥致歉,并称“从我的角度看,可以认为讯飞没有主动造假的行为。”二者之间已经消除误解达成和解。

  虽然达成和解这事儿就算翻篇了,但是其股价还是跌了。昨日,科大讯飞股价报收28.93元/股,彩圣网下载。下跌近4%,盘中最低触及28.11元/股的近期低点。

  科大讯飞作为国内人工智能行业龙头,一直被广大投资者和机构看好,但这几年发展其实也存在些许问题,尤其是在“赚钱”方面,不太给力,去年长江商学院终身教授薛云奎就曾发声称科大讯飞管理团队擅长要钱,不擅长赚钱。

  作为曾经人工智能第一明星股的科大讯飞曾经拥有破千亿的市值,如今的科大讯飞的光环也已经淡去了不少,市值仅为过去的一半。

  翻看其历年财务数据可以看出,2016年其营业收入为33.20亿、2017年为54.45亿、2018年1至6月为32.10亿,同比增长率分别为63.97%、52.68%;净利润为4.84亿、4.35亿、1.36亿,同比增长率为-10.27%、21.74%。表面上看,这两年半营收增速迅猛,但是净利润却并不喜人。自2008年到2018年6月31日,近11年来,科大讯飞总利润26.99亿元,扣非总利润为18.97元,其中非经营收入就高达8亿元,并不算理想。特别是2018年上半年,扣非后净利润仅为2019.87万元,同比减少74.39%。其2016年,2017年以及2018年1至6月的研发费用:分别为3.37亿、5.96亿、4.46亿,占比营业收入为10.15%、10.95%、13.84%。比较下来,净利润不是很可观。

  而且科大讯飞的净利润还很依赖政府补贴。浏览历年财报发现,2013-2017年,科大讯飞获得政府补助分别为1.12亿元、1.47亿元、1.67亿元、1.8亿元、4683.95万元,5年时间累计获得政府补助6.53亿元;而同期,科大讯飞净利则分别为2.79亿元、3.79亿元、4.25亿元、4.84亿元、4.35亿元,累计实现净利20.02亿元;政府补助占净利比例分别为40.1%、38.8%、39.3%、37.2%、10.8%,平均占净利比为32.3%。即科大讯飞的净利润很大一部分得依靠政府补助来输血。

  “赚钱”不是很厉害。但是,科大讯飞有强大的募资能力。自2008年上市以来科大讯飞就开始频频向自己的股东“伸手”,先后向股东们募资达50亿元。2015年开始科大讯飞又开始了各种渠道的短期借款,先后累计可达17.25亿元。在过去10年的累计盈利不过22.67亿,累计现金分红6.76亿。也就是说科大讯飞其实募资能力早就超过了他的盈利能力。

  这么多钱去哪了?答案是:科大讯飞把钱花在了各种并购中。在2013——2018年1-6月5年半时间内,科大讯飞的商誉从2013年年初的500多万增加到了2018年6月30日前的11.22亿,增长了200多倍。

  且由于公司持续向股东“伸手”,导致公司股权资本占比过高,从而引起公司股东权益报酬率一路走低。其ROE从上市前的31.14%,降至2016年的6.88%。如果将来使用股东的资本更多,这一比例还会进一步下降。所以综上,可能科大讯飞从股东处得到的比股东从其身上,得到的还多。

  尽管人工智能风头虽盛,其火爆的背后也暗藏泡沫风险,在通往诗与远方的这条道路上,如何从泡沫中看到前进的方向显得尤为重要,作为投身于AI这一领域的创新企业,警惕泡沫,排除噱头炒作,行业需要扎实稳健才能促AI技术发展与商业转化。

  物联网资深专家杨剑勇曾指出,BAT等巨头入侵和众多在该领域创新企业的成长,逐渐在拉近与科大讯飞的技术差距,特别是其引以为傲的语音技术。科大讯飞表示,各大企业纷纷加大研发投入,用于新技术与新产品开发,但技术产业化与市场化具有较多不确定性因素。

  由此可见,科大讯飞在强度商业变现的路上还有一段长路要走,但愿科大讯飞不会让投资者等太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